论文网首页|会计论文|管理论文|计算机论文|医药学|经济学论文|法学论文|社会学论文|文学论文|教育论文|理学论文|工学论文|艺术论文|哲学论文|文化论文|外语论文|论文格式
中国论文网

用户注册

设为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论文网 >> 文学论文 >> 文学评论 >> 正文 会员中心
 汉语言文学论文   古代文学论文   新闻传播论文   现代文学论文   文学评论   英美文学论文   文学艺术期刊
浅谈《水浒传》中女性形象刻画的艺术手法

浅谈《水浒传》中女性形象刻画的艺术手法

金圣叹在《读第五才子书法》中说:“别一部书,看过一遍论文联盟http://即休,独有《水浒传》,只是看不厌。无非为他把一百八个人性格,都写出来。” [1]p002这说明他已经注意到了《水浒传》人物性格刻画的成功。除了那些个性鲜明的男性英雄形象外,《水浒传》全书还写了众多位女性。有潘金莲、潘巧云、阎婆惜、贾氏(卢俊义)那样的荡妇淫妇,有王婆那样的唯利是图的市井小民,有孙二娘、顾大嫂那样的母夜叉、母大虫,还有林娘子、李师师那样的被道具化的生命符号等众多女性形象。本文将以潘金莲、王婆以及孙二娘为例,浅谈《水浒传》的女性形象刻画的艺术手法。
  一、淫妇的典型——潘金莲
  潘金莲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一个典型的淫妇,“但同时潘金莲应该也是施耐庵写得最成功的一个女人” [2]p060,她至今仍然鲜活的留存在人们的记忆中,为人们所争论。作者施耐庵的深厚的文字功底也在对潘金莲的刻画中展露无余。对于这一女性形象的刻画,小说运用了多种手法。
  (一)正面描写与侧面烘托并用
   作者在刻画潘金莲这一形象时,用尽了描写人物的肖像描写、语言描写、行动描写和心理描写这四种描写手法,且互相配合得天衣无缝,刻画出了一个栩栩如生的淫荡的潘金莲形象。
  1.转换视角的肖像描写
  作者用武松的眼睛,观察潘金莲的容貌,这是颇有意思的写法:“武松看那妇人时,但见:眉似初春柳叶,常含着雨恨云愁;脸如三月桃花,暗藏着风情月意。WWW.11665.cOM纤腰袅娜,拘束的燕懒莺慵;檀口轻盈,勾引得蜂狂蝶乱。玉貌妖娆花解语,芳容窈窕玉生香。” [3]p316作者此时转换了叙事视角,变全知视角为第三人称视角,透过武松的眼睛,看到了一位柳叶眉、桃花面、纤腰、檀口的,婀娜多姿、让人春心荡漾的美人,比作者直接描绘更显得真实深动。而作者描绘潘金莲的外貌不仅是要表现她的美,也暗示了她的性格特征。“常含着雨恨云愁”,正是暗含了她婚姻的不得已和不得意,“暗藏着风情月意”,也暗示她的淫乱的天性,为下文张本,这是颇为讲究的伏笔。
  另外,作者写潘金莲的美貌,也不止是对其进行直接描绘,还通过他人的反应来表现。西门庆被潘金莲不慎滑落的叉竿打中后,“那人立住了脚,正待要发作,回过脸来看时,是个生的妖娆的妇人,先自酥了半边,那怒气直钻过爪哇国去了,变作笑吟吟的脸儿。……那人一头把手整头巾,一面把腰曲着还礼……那人笑道……那人又笑着,大大地唱个肥喏道:‘小人不敢。’那一双眼都只在这妇人身上,临动身也回了七八遍头,自摇摇摆摆,踏着八字脚去了” [3]p327。西门庆看到潘金莲后的这等反应,足以让人想见潘金莲的美貌。这比直接描写潘金莲的美貌更让人如同亲眼所见般深刻感受到这个女子闭月羞花般的美。对于西门庆被叉竿砸中这一巧合,金圣叹并不赞成,他在其批评本《水浒传》中说道:“此一滑,我极疑之。不然,岂前日雪天向火之日,亦失手伸将过去,不端不正,正好捏在叔叔肩胛上耶?” [1]p270对于这一猜测,牧惠认为:“说潘金莲一见了西门庆便十月芥菜有了心,纯属金圣叹的故意添油加醋。要不,又何须王婆的设计十分光?” [4]p94对于潘金莲弄掉叉竿的有心与无心问题,我更赞成牧惠的观点,小说中也极为明白的写着“没巧不成话” [3]p327是最好的证明。
  2.泄露性情的语言描写
  言为心声,人物的话语最易“泄露”人物心灵的秘密,最能灵活而直接地展示人物性格,它可以充分、细致地将人物的内心世界袒露出来,因此,人物的言语描写是刻画人物形象的重要手段,作者充分注意到了这一点。
  《水浒传》中写潘金莲与武松相见后,“那妇人情意十分殷勤” [3]p318。光从她左一声右一声的叫武松“叔叔”,在向武松挑明心意之前竟然达到三十九次之多,就可见潘金莲对武松的不同寻常的殷勤,她对武松的情意也就很明显的表露了出来。而当她向武松挑明心意时,则直接说:“你若有心,吃我这半盏儿残酒。” [3]p321一个“你”字,表明了潘金莲由对武松黯然心动到直表心意。再到后来与武松争执后把武松称作“那厮”,作者通过潘金莲言语的变化,表现出其内心感情的变化过程。
  另外,潘金莲的语言也极其符合她的性格。美人都是骄傲的,在长相丑陋,被称作“三寸丁谷树皮”的武大郎面前,潘金莲表现得极其高傲。当武大郎叫她下楼安排酒菜时,潘金莲应道:“你看那不晓事的,叔叔在这里坐地,却教我撇了下来。” [3]p317由此可见潘金莲在家中的地位以及她的泼辣。对此,金圣叹批评道:“你看那不晓事嫂嫂,叔叔在这里坐地,却不肯撇了下来。” [1]p262表明了金圣叹对潘金莲的泼辣的性格及她的别有用心的否定,显示出了金圣叹极为细致的分析能力。又如当潘金莲与武松闹僵,武松欲搬出去住,而武大郎想挽留时,潘金莲对武大说:“你还了我一纸休书来,你自留他便是了!” [3]p323这更是对武大的威胁,从中可见潘金莲的泼辣与霸道。
  总之,潘金莲的语言是她那毫不掩饰的淫荡内心和高傲泼辣性格的直接表露。
  3.暗藏淫欲的行动描写
  《水浒传》中施耐庵对潘金莲的行动描写非常细致,她的一举手、一投足、一个姿势都能很好地表现她的淫荡。
  当武松搬进武大家中来住时,“次日早起,那妇人慌忙起来,烧洗面汤,舀漱口水” [3]p319。对武

转贴于论文联盟 http://

松服侍得十分周到。而随着潘金莲对武松情感的发展与机会的到来,潘金莲狠狠地抓住了发泄自己心中欲望的机会。
  小说中写道:“看看是十一月天气,连日朔风紧起,四下里彤云密布,又早纷纷扬扬飞下一天瑞雪来……当日那雪,直下到一更天气不止。” [3]p319~320这给了潘金莲极好的机会。她买来酒肉,生起炭火,等待着武松回来。等武松回来,在炭火旁坐下后,“那妇人把前门上了栓,后门也关了,却搬些按酒果品菜蔬,入武松房里来摆在桌子上” [3]p320。这等行为,正是潘金莲心中有不可告人的想法的表现。而当他们各自喝了几杯酒之后,“那妇人将酥胸微露,云鬟半亸” [3]p321,她的淫荡之心已随着她的行动逐渐显露出来,推动着她性格以及情节的发展。再到后来,她竟然胆大得“一只手便去武松肩论文联盟http://胛上只一捏” [3]p321,并且“劈手便来夺火箸” [3]p321。可见这妇人来势汹汹,情欲已经无法控制,至此,一个淫荡的妇人已随着作者细致的描绘,展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4.按捺不住的心理描写
  施耐庵还用了心理描写的手法,更直接而深刻的揭示了人物的内心。
  当潘金莲见到武松时,她的内心已被武松的外表所倾倒,并悄悄在心里敲起了算盘:
  “那妇人在楼上看了武松这表人物,自心里寻思道:‘武松与他是嫡亲一母兄弟,他又生的这般长大,我嫁得这等一个,也不枉了为人一世!你看我那“三寸丁谷树皮”,三分像人,七分似鬼,我直恁地晦气!据着武松,大虫也吃他打倒了,他必然好气力。说他又未曾婚娶,何不叫他搬来我家里住?不想这段姻缘,却在这里!’” [3]p316。

从这段心理描写里,我们可见到潘金莲见到武松后的一些不为人知的想法。见到武松的高大威猛,她竟然就想到了“好气力”,并开始了谋划,让武松搬来家里住。当武松拿行李到武大郎家后,潘金莲“却比半夜里拾金宝的一般欢喜” [3]p318。她的这些心理很明显的透露出潘金莲对武松的爱慕。特别是这段心里独白,给我们直接披露了潘金莲的淫荡的一面。除此之外,我们也从她那句“不想这段姻缘,却在这里”感受到了她在等待或者说寻找着属于自己的一份姻缘,从这里可以看到潘金莲意识中的一点女性意识。她当初拒绝大户的调戏,或许就是为了等待她的一份姻缘。只是她生活在了一个封建的时代,并且她的这种意识里夹杂着她的邪恶的情欲,以致她慢慢变成了一个淫妇。
  从以上的一些分析我们发现施耐庵对潘金莲做了细致的正面描写,他从多个方面展现了潘金莲性格及其发展过程,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活灵活现的潘金莲。另外,他也从侧面,刻画了潘金莲的形象。做到了正面描写与侧面描写的巧妙结合。
  (二)在情节发展中刻画人物
  人物的性格往往是随着情节的发展而发展的,潘金莲的性格也是随着情节的发展而不断地发展。由一个拒绝侵犯的纯洁的女性形象发展到主动勾引小叔子,再到后来的与西门庆通奸,甚至下毒谋害亲夫的地步。一个人物的性格变化,让读者看在眼里,痛在心间。而为了展现这一变化过程,作者巧妙地借助了一个物品,那就是“帘子”。潘金莲的第一次出场是伴随着帘子的:“只见芦帘起处,一个妇人出到帘子下。” [3]p315接着作者又在行文中不断的提起“帘子”,而潘金莲的不幸的转折也是因为帘子。当她不慎将帘子的叉竿滑落,砸到西门庆头上,她的不幸也就开始了!作者借助“帘子”来推动者故事情节的展开,而又在不断发展的情节中展现出性格不断变化的人物形象。潘金莲性格的发展,让人感到非常的真实。这种方法被金圣叹归纳为“草蛇灰线法”,他认为:“骤然看去,有如无物,及至细寻,其中便有一条线索,拽之通体俱动。” [1]p004我觉得金圣叹的这一概括是极为生动形象的,我们可以透过潘金莲性格与命运的发展与“帘子”的关系,深刻的体会到这一手法的妙处。
  (三)全知的叙述视角
  在刻画潘金莲这一人物形象时,作者用的是全知的叙述视角,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来展开叙述。这样作者的视野就很开阔,能够从各方面表现人物,这也是作者能够极尽各种方法表现潘金莲的一个原因。
  文本中作者经常用到的“那妇人”就是使用全知视角的表现。并且,作者通过叙述潘金莲与武大郎、武松、西门庆以及王婆等人的关系,给我们刻画出了潘金莲这一复杂而生动的人物形象。
  除了以上这些方法外,作者还运用了其他的手法。如对比的手法,作者将潘金莲的淫荡与武松的正直对比,淫妇更淫,正直之士更正直。还有埋伏笔的手法,在与武松相见时,潘金莲说了一句话:“奴家也听得说道,有个打虎的汉子,迎到县前。奴家也正待要去看一看,不想去迟了,赶不上,不曾看见。” [3]p316表明了潘金莲并不是如封建妇女一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为下文写她的种种言行制造了合理性。总之,作者竭尽所能,给我们塑造造出了潘金莲这么一个既貌美如花、心灵手巧(她有一手好的针线

转贴于论文联盟 http://

活)、心地善良(对王婆的请求爽快答应),又泼辣(数落武大)、淫荡(勾引武松、与西门庆通奸)、狠毒(对武大郎狠下毒手)的这样一位具有多种复杂特点的女性形象。正因为她性格的复杂,才让人感觉更真实,她成为了一个不朽的形象。
  二、会说风情的典型——王婆
  《水浒传》中的王婆并不像我们印象中的自卖自夸的王婆那样简单。作者用极大的笔触给我们展现了一位善于察颜观色、耍小聪明、能说会道、唯利是图的阴险小人物形象。作者在塑造这一人物时,同样运用了许多的手法。
  (一)预先介绍
  在王婆尚未正式出场前,作者就已经多次提及此人。第一次是潘金莲说与间壁王干娘一起去看打虎英雄,第二次是潘金莲叫武大郎去请间壁王干娘安排酒菜,第三次是潘金莲赶武大郎去做买卖“央及间壁王婆买下些酒肉之类” [3]p316~320。作者这种预先介绍人物的方法,不仅预先告诉我们王婆与潘金莲等人的关系,而且制造了一种未见其人先闻其名的神秘感,为下文王婆的自然出场埋下伏笔。
  (二)极大落墨
  金圣叹《读第五才子书法》中说到施耐庵在写“王婆贪贿说风情”时用了“大落墨法” [1]p004。阅读文本后我们也不难发现,作者的确用了大量笔墨。
  首先表现在介绍王婆的职业上,作者就用了大量的笔墨。不仅用“王婆哈哈的笑起来道:‘老身不瞒大官人说,我家卖茶,叫做鬼打更。三年前六月初三下雪那一日,卖了一个泡茶,直到如今不发市。专一靠些杂趁养口。’” [3]p331这段文字告诉我们,王婆靠卖茶,只能勉强糊口,根本别想发财,她赚钱的主要渠道还是那些她所谓的“杂趁”。接下来又详细介绍王婆的杂趁: “老身为头是做媒,又会做牙婆,也会抱腰,也会收小的,也会说风情,也会做马泊六。” [3]p331 “做媒”是指给人说亲;“牙婆”是指贩卖人口;“抱腰”、“收小的”是指给人接生;“说风情”、“马泊六”则是指给人拉皮条,给男女搞不正当关系的“一夜情”牵线搭桥。作者为我们介绍这么多,无疑是想让我们了解王婆嘴皮子的厉害,让人很自然联想到她那个行业的人身上所具有的特征。
  其次,作者在写王婆的“捱光记”所要具备的五个条件时,也用了不少的笔墨。王婆早已知道西门庆具备了这样的条件,却先用王婆之口说出“潘、驴、邓、小、闲”这五个条件,然后再让西门庆说自己具备了那样的条件。这既有强调西门庆的有利的条件的作用,又能为下文进一步铺排“捱光记”做准备。《金圣叹批评本<水浒传>》中说:“下文将排出十分光,上文却先排出五件事,所谓欲变大阵,先设小阵也。然小阵一变,即成大阵,犹未足为奇观。此足以小阵一变,仍作小阵,读者方谓极情尽致无复加。而下文不觉早已排山倒海,冲至面前,真文字之极观也。” [1]p274说的就是作者所创造的文字盛宴,我们也正是在作者的带领下,一步步走进王婆的周密的设计里。
  再次,作者的“捱光记”是用得笔墨最多的。整个“捱光记”分为十个步骤,叫“十分光”。作者不惜笔墨的让王婆把自己的“十分光”即每一分光的实施过程逐一而且详细地说出来。如介绍第一分光就用了很长一段文字:“大官人,我今日对你说,这个人原是清河县大户人家讨来的养女,却做得一手好针线。大官人,你便买一匹白绫,一匹蓝绸,一匹白绢,再用十两好绵,都把来与老身。我却走将过去,问他讨茶吃,却与这雌儿说道:‘有个施主官人,与我一套送终衣料,特来借历头。央及娘子与老身拣个好日,去请个裁缝来做。’,他若见我这般说,不睬我时,此事便休了。他若说‘我替你做’,不要我叫裁缝时,这便有一分光了。” [3]p333这便是王婆对第一分光的设计与假定,非常的细致而周详。接下来的九分光王婆也是这样详细道来的,并且每一分光都有“他若……他若……”这样的对潘金莲反应的一反一正的假设。作者正是通过王婆如此的铺排让我们跟着王婆的设计路线而前进。
  像这样铺排文字的例子,我们还论文联盟http://可以找到很多。作者正是用他笔下的文字,让我们深切感受到王婆这个人物的“老谋深算”的形象。
  (三)用典型性格刻画典型人物
  王婆的身份、职业决定了她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命运。为了生存,不得不在市井生活中摸爬滚打,因而积累了一些小聪明,磨练出了一张能言善道的巧嘴;但是生活的贫苦和文化的低下,让她只顾贪图眼前的蝇头小利,却对他人的终身幸福根本不负责任。为了钱,她可以越过道德的底线,无恶不作。而像王婆这样的人在当时是很普遍的,王婆只是其中的一个代表。她既具有鲜明的个性,又具有普遍的社会意义。转贴于论文联盟 http://

作者着力表现王婆的“小聪明”,而她的“小聪明”又表现在她不仅会察言观色,还能说会道、工于算计。就凭西门庆见到潘金莲时的反应以及她打听潘金莲的情况,并且在门前走来走去,王婆就能断定西门庆对潘金莲十分有意。而她对此却是故弄玄虚,在说潘金莲的情况时卖关子,在看到西门庆在门口走来走去时还故意装作没看见。而为了利用西门庆对潘金莲的垂涎,王婆在端梅汤给西门庆喝时,故意把梅汤说成做媒,以此引入正题,试探西门庆,足见王婆的精明。最能见其“小聪明”的就是她设计的“捱光记”了。“‘捱光记’分十个步骤,且环环相扣,层层铺垫,进退自如,直到高潮,不存在演砸的坍台失面子的担忧,简直是高手演兵布阵。她设计先央求潘金莲为她当裁缝,这第一分光是整章乐曲的序曲;和潘金莲正面接触后,再实施第二步,让潘金莲到她家里来做衣服,这叫‘请君入瓮’;然后一步步往前推进,让男主人公适时出现,再向潘金莲隆重推介;最后自己装着去买酒,把时间和空间留给男女主人公。”“这十个步骤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强迫,但潘金莲的行动完全被王婆控制住,一步步投向西门庆的怀抱”。 [5]p202这些话很好的总结了王婆的“捱光记”的设计之妙,但说“不存在演砸的坍台失面子的担忧”并不十分恰当,要不王婆怎么会自己承认第十分光难呢?不过这点困难并不影响王婆设计的“捱光记”的整体之妙,或许正是因为最后一步的难,才让人感觉王婆这一人物的真实,毕竟王婆只是普通人一个,她的表现已把那个时代的“媒婆”形象表现得淋漓尽致。
  “说起来,有点儿小聪明的女性是可爱的,但是如果把那点儿小聪明都用在使坏上,这样的女性就是可憎的了” [2]p085。王婆就是一个典型的具有“小聪明”的女性,但他却把她的这点聪明用在了满足她贪婪的、唯利是图的内心上,为了自己的利益,她不惜牺牲别人的幸福,谋害他人的性命,从而成为了一个可憎可恨的女人。一开始她为了财物而为西门庆说风情,事发后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竟撺掇西门庆、潘金莲谋害武大郎。让我们看到了她笑脸盈盈的殷勤外表下的险恶的内心。她的形象也由贪财演变成了恶毒的杀人凶手。这种笑里藏刀的阴险比那看得到的凶险要厉害得多!
  总之,作者写出了王婆的油滑、贪婪、险恶,画出了当时社会上的媒婆的典型,具有普遍的意义。
  三、另类女子——孙二娘
  传统女性都是主内的,性格温柔娴淑的,而孙二娘是另类的,是在特殊的社会环境中产生的另类人物。她绰号“母夜叉”,是《水浒传》中三位巾帼女英雄之一。“夜叉”指的是一种善于飞行,又十分凶猛的宗教神话动物,这里用在孙二娘身上,形容其凶悍,再适合不过。作者通过对孙二娘音容笑貌、言行举止等的描写,让读者记住了这位外表丑陋、语言粗鲁、职业凶残、做事能干的“母夜叉”形象。
  (一)孙二娘外貌直击
  小说也是通过武松的眼睛,由远及近写出总体看到的母夜叉式的孙二娘形象,再写出了仔细打量后的孙二娘形象。先是“看看抹过大树边,早望见一个酒店,门前窗槛边坐着一个妇人,露出绿纱衫儿来,头上黄烘烘的插着一头钗环,鬓边插着些野花,见武松同两个公人来到门前,那妇人便走起身来迎接。下面系一条鲜红生绢裙,搽一脸胭脂铅粉,敞开胸脯,露出桃红纱主腰,上面一色金钮” [3]p374。透过这段文字,我们看到了一个不会打扮、外表俗气而偏装妩媚的妇女形象。近看时,我们看到她“眉横杀气,眼露凶光。辘轴般蠢坌肢,棒槌似桑皮手脚。厚铺着一层腻粉,遮掩顽皮;浓搽就两晕胭脂,直侵乱发。红裙内斑斓裹肚,黄发边皎洁金钗。金钏牢笼魔女臂,红杉照映夜叉精” [3]p374。我们似乎看到了孙二娘充满杀气的眼光,乱蓬蓬的头发,看到她棒槌一样的手脚,作者正是用丑陋的外表勾勒出了孙二娘性格粗豪的母夜叉形象。这些文字有如一幅幅图画,清晰地展现在我们面前。
  与写潘金莲、王婆一样,作者在写孙二娘时,同样写了孙二娘的笑容,这与她开店做生意的身份是十分贴切的。《水浒传》把一个酒店老板娘对客人笑脸相迎、毕恭毕敬的形态形象的描绘了出来。
  (二)独具个性的语言
  什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作者施耐庵一直注意着这一点。孙二娘的父亲“专一剪径”,她又“全学得他父亲本事” [3]p377,因而性格就十分粗豪,并且表现在语言上,成就了母夜叉式的个性。
  如当孙二娘以为武松等人已经被药弄晕了,就道:“着了!由你奸似鬼,吃了老娘的洗脚水!” [3]p376这句话十分的粗俗,十论文联盟http://分符合孙二娘的身份。又如,当她的两个手下扛不动武松时,“只听得那妇人喝道:‘你这鸟男女,只会吃饭喝酒,全没些用,直要老娘亲自动手!这个鸟大汉,却也会戏弄老娘,这等肥胖,好做黄牛肉卖。那两个瘦蛮子,只好做水牛肉卖。扛进去先开剥这厮!’” [3]p376开口闭口就是“鸟”字,讲话如不拘小节的壮士般粗豪,这更进一步的展现了孙二娘的粗豪性格。像这样的例子有很多,都是孙二娘的性格的真实写照。
  除此之外,孙二娘还是一位酒店老板娘,因而她十分擅长经营生意,很会推销。当武松与两位公人刚到她的店时,她就开始了推销:“客官,歇了脚去。本家有好酒好肉,要点心时,好大馒头。” [3]p374这是十足的开酒店人的行话呀,与孙二娘的身份再符合不过了。转贴于论文联盟 http://

 (三)职业杀手式的粗豪行为
  孙二娘的粗豪性格还表现在她的行动上。而最能表现其性格的行动莫过于她在将要开剥武松时的举动:“那妇人一头说,一面先脱去了绿纱衫儿,解下了红绢裙子,赤膊着便来把武松轻轻提将起来。” [3]p376在那个程朱理学影响很深的时代,孙二娘的这一举动是绝对罕见的,就算在如今开放的时代也是极其不雅的,但孙二娘却不在意这些,全凭自己的意愿行事,其粗豪性格被展现得淋漓尽致。
  正因为孙二娘的粗豪性格,她才能成为巾帼英雄。但在她身上我们不仅看到粗豪、勇猛、无所畏惧的英雄气概,还看到临危不乱的胆识、谋划周全的精细、善于应变的机敏。当武松在孟州杀人,逃到张青酒店,孙二娘巧妙地把武松化装成行者,从而免除了一场灾祸。在此谋划之中,孙二娘表现出感人肺腑的对亲人的关切,动人心弦的兄嫂情谊,那超人的胆识,更令人钦佩。而这些精细的表现其实正是其粗豪性格的一个表现。
  自《水浒传》流传开始到现在,人们一说到孙二娘便会想到“人肉馒头”。她赚来的钱,没有不沾血的。这并不应该是一个女人做的事,可是却的的确确是孙二娘这样一个女人做了的,而且她的“人肉馒头”生意还做得红红火火。我们不用想就能了解到她的精明能干,胆识过人,而这也是残忍的。我们且不追究这些,毫无疑问的是这是合乎她性格的事情。
  总之,作者赋予了孙二娘丑陋的外表,却给了她非同常人的胆识、本领,让她具有了男性所具有的阳刚美,而主要表现在她的粗豪的性格上。
  四、结 语论文联盟http://
  综上所述,《水浒传》对潘金莲、王婆、孙二娘这三位女性形象的刻画,极富艺术性,主要表现在:一是作者非常注重女性形象的外貌,并有意造成内在美与外在美的对立;二是作者注重用符合人物身份的人物的言行举止来表现人物的性格,刻画出既具有鲜明个性又具有相当普遍意义的典型人物;三是作者在行文中使用对比手法、草蛇灰线法、大落墨法等方法来刻画人物,在具体生动的细节中刻画人物,使人物形象显得极为丰满。但《水浒传》刻画女性形象的手法也不尽相同,而是同中有异,如潘金莲的笑表现出她的淫荡,而王婆的笑表现出她的虚伪,孙二娘的笑则表现出她的粗豪。这种极富功力、极其传神的描写艺术,使《水浒传》成为人物刻画的杰作。转贴于论文联盟 http://
  • 上一篇文学论文:
  • 下一篇文学论文:
  •  更新时间:2012-07-26 17:49:01  作者:蒙希凤 [标签: 沁园春长沙 ]
    姓 名: *
    E-mail: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评论内容:
    发表评论请遵守中国各项有关法律法规,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浅谈中国现代文学教学中科学思维方法的缺失…
    浅谈汉语国际教育专业“中国古代文学课”的…
    浅谈基层网络传播新闻自由的现状及管理对策
    浅谈如何加强偏远山村学生的汉语文学习兴趣
    浅谈如何提高学生对初中汉语文学习的兴趣
    浅谈电大汉语文学教学面临的主要问题及改进…
    浅谈中国古代文学的意境美
    浅谈图书馆资源在语文教学中的应用
    浅谈如何提高西藏学生的汉语文学习兴趣
    浅谈怎样提高小学生的汉语文学习能力
    浅谈外国小说《飘》中的人物文学素养
    浅谈对外汉语课堂注入文学元素的方法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论文发表

    Copyright 2006-2013 © 毕业论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免费论文网]  版权所有